在今年第8期的《后场反手击高远球的引拍》中,我们已经阐述过:引拍动作是否充分,将直接影响挥拍击球动作的质量。引拍充分将为击球提供巨大能量,使击球更有力;引拍不充分会使击球时力量发不出去,从而大大减少击球力量。

要想将后场反手高远球击得又快又远,就要重视引拍这一环节。上一次我们是以北京队男单队员桂彬和羽毛球爱好者余乐进行对比,得出了一组数据和结论。但是每一位羽毛球爱好者的技术问题都是不太一样的,因此这次,我们以北京队男单运动员桂彬和羽毛球爱好者连期待进行图像对比,看看他们在后场反手击高远球时的引拍阶段到底有哪些差别,专业选手动作的合理性到底体现在哪里。

一、下肢运动

过程和目的:为挥拍击球提供良好的身体发力方式,同时为蹬地击球做充分的准备。

动作要领:左膝关节弯曲,左脚蹬地,右腿辅助。

现象:引拍阶段,桂彬左膝关节的角度小于右膝关节角度,连期待左膝关节角度则大于右膝关节角度。

结论:引拍时,桂彬采用左腿支撑发力,连期待采用右腿支撑发力。

原理:羽毛球运动的技术动作之间需要一个连接,即击完一个球后需要马上回动准备击下一个来球。反手后场击高远球后,需要右脚蹬地转身回位,如果引拍时采用右脚支撑发力,那么击完球右脚就需要一个力量的调整,然后再蹬地转身回位。这一额外动作影响了动作与动作之间的连贯性,所以引拍时应采用左脚支撑发力。

二、躯干运动

过程和目的:为随后的腿部蹬伸和上肢挥拍击球动作做好准备。

动作要领:身体向击球方向的反向转体,屈髋收腹。

现象:连期待髋关节转动的角度要大于桂彬。

结论:连期待的动作不利于能量的蓄积,而桂彬髋关节转动的角度较小,为挥拍击球阶段蹬地伸髋做了更好的准备。

原理:引拍过程的躯干运动就似一张弓一样,箭射出之前需要拉满弓以蓄积能量。后场反手击高远球的拉弓动作需要身体屈髋收腹,以便击球时蹬地、展髋发力。

三、上肢运动

过程与目的:为挥拍击球增大球拍运行距离,从而增加挥拍速度,使击球更快、更有力。

动作要领:反手击后场高远球的引拍,是持拍臂主动将球拍引至身体前方,并位于击球方向的反向延长线上。

现象:连期待肘关节角度大于桂彬且,且更接近180°。

结论:在引拍最后时刻,连期待的肘关节已经略有打开,对下面挥拍击球的速度会有所影响,不利于引拍阶段能力蓄积。

原理:当身体绕自身纵轴以一定的角速度带动上臂转动时,转动半径越大的部位获得的角动量就越大,反之则越小。人体的前臂是一个不变量,因此只能通过改变前臂与身体间的角度来增大转动的半径。从理论上说,引拍阶段髋关节角度要尽量减小,同时上臂与躯干为180°、肘角为90°时,身体转动的末端环节,前臂将获得最大的角动量,即球拍速度将最大化。

解决办法:连期待在引拍时应加大收腹屈髋程度,同时持拍手臂加大内旋幅度,从而增大引拍距离,为挥拍击球蓄积更多的能量,下肢要注意采用左腿支撑,以便击球后回动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