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众多行走在北大燕园的老学者一样,78岁的印尼华侨梁英明总喜欢穿着深色外套,手里拎着一个文件包。他的名片上有五个头衔,但是没有一个和羽毛球有关。要不是经常在北京老年羽毛球队见到他,恐怕谁也不会把这位老者与羽毛球联系到一起。



归国后,一把球拍相伴多年


 


1954年以前,梁英明一直生活在以羽毛球为国球的印尼,10岁时,上小学的梁英明参加了羽毛球校队,陈福寿是他的队友。1954年,23岁的梁英明一心想报效祖国,于是便带着两个大箱子登上了归国的轮船,箱子里除去衣服,就是两把DUNLOP的木质羽毛球拍。之后的27年,这两把球拍一直陪伴着梁英明。


 


回国后,梁英明进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。在北大,梁英明发现一些同学和自己一样喜欢打羽毛球,而且都是海外归侨,于是,他带回祖国的球拍派上了用场。后来,时任北大体育老师的林启武把这些华侨学生组织起来,成立了北京大学羽毛球队,梁英明成为第一任队长。毕业后,梁英明留在北大担任教师,于是北大又有了第一支教工队,他依然担任队长。数十年来,打羽毛球成为梁英明生活中的重要内容,除了十年动乱期间暂别球场,他几乎一直在坚持打球,而且无论走到哪里,都要带上一把球拍。


 


2008年初,已经78岁高龄的梁英明到美国探望小女儿,随身依然带着把球拍。在美国,他曾和许多三、四十岁的年轻人一起打球,刚开始大家还都让着他,但打了几场下来,就有人就问他:“老先生,您是不是进过国家队?”梁英明说:“不是。”“您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“我是北大的。”“噢,那您一定是体育老师。”“不是,我是教历史的。”“啊?!”在美国的那半年,梁英明和一群年轻人打成了一片,成了非常好的球友。


 






在老年队,结交一群志同道合的球友


 


在北京,有一支由老年人组织起来的羽毛球队,梁英明便是其中的元老级选手。而当初他与北京老年队结缘,竟然还是因为一张报纸。


 


1986年3月的一天,梁英明翻看《北京晚报》时发现了一个启事,说要组建北京老年羽毛球队,只要年满55岁都可以报名参加选拔。当时已经55岁的他顿时有了一种“又找到组织”的感觉。通过选拔,梁英明成了北京老年队的第一批成员,而且还担任了第一任队长。北京老年队成立后半年,梁英明和队友们参加了在天津举行的第一届全国老年羽毛球赛,他还夺得了那次比赛的男单冠军(50岁至55岁年龄组)。


 


在梁英明看来,北京老年队不仅让他在晚年找到了一个可以经常打球的组织,还让他结交了很多新朋友,其中有6名队友跟他一样是归侨,而且都是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打羽毛球。因为经历相似,梁英明和这6名队友刚认识时,大家便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多年来,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,训练时、比赛时、球队聚餐时总能看到他们在一起的身影。其中,梁英明和搭档杨锡堃都是老年队的元老,两位老人已经搭档十几年,参加了多次比赛,几乎每次都能打进前三。


 







 


写本书,让年轻人了解羽毛球的历史


 


去年底,梁英明出版了一本关于羽毛球的书——《誉满羽坛、功在史册——献身羽毛球事业的归侨陈福寿极其伙伴们》。其实,很久之前就有人劝梁英明写一本关于华侨与羽毛球的书,但他始终没有下笔,直到前几年遇到了一件事,他才开始动手。


 


前年,当年的女单名将陈玉娘到北京一家球馆打球,在场的一位年轻人指了指陈玉娘,问梁英明:“这是谁啊?打得这么好!”梁英明愣了一下,嘴上说 “陈玉娘啊,老世界冠军啊”,心里却想“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连陈玉娘也不认识啊”。


 


身为历史学教授,梁英明已经出过不少学术著作,写本书应该不在话下。但是,为了写好这本书,他却费了不少工夫。为了掌握更多更详尽的资料,他多次登门拜访陈福寿,一聊就是大半天;为了让书的内容更加丰富,北京奥运会后,他专门约访了李玲蔚,请她谈了很多归侨教练对她的帮助;为了弥补史料不足的缺憾,他经常上网搜集外文资料,进行筛选整理。


 


去年底,耗时近两年整理编写的这本书终于出版了,梁英明第一时间把书送给了老年队的队友们。看过这本书后,大家都夸写得好,队友周克甚至对梁英明说:“多给我几本吧,我要送人。”


 


现在。每周二、四上午,78岁的梁英明总会背着球包、搭公交车去球馆打球。对他来说,羽毛球就像一位情投意和的伴侣,彼此不离不弃,相伴一生。


 


编      辑:myyoger    MSN:  yoger02@hotmail.com      
  特别声明:除声明文章来自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转载自网上,作品版权归原作者及所属媒体所有!本站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。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告知!本站立即删除。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